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数学&华容道

Mathematics & klotski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透视中国奥数十年“变异”:从选拔尖子到“万人陪练”  

2010-02-08 12:10:51|  分类: 教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50年前诞生的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,用于发现和鼓励极少数超常数学人才;24年前中国开始正式参赛。

  10年前,中国奥数不断升温,进而演变为疯狂的“全民奥数”。

  目前,我国已有100余名少年选手获得国际奥赛金牌,然而,被喻为青年数学家重要奖项的菲尔兹奖却无人问鼎。中国真正的数学人才,似乎并未因奥数的全民化而培养出来。展现在人们面前的,是一个与择校升学和产业利益相关联的“乱局”。

  面对各地相继出台的“封杀令”,奥数又发生了种种“变异”,奥数在中国将何去何从?

  “反封杀”困局――“看我七十二变”

  不再举办奥数学科培训和竞赛、禁止将奥数成绩和“小升初”挂钩、禁办奥数班……10月25日,成都市教育局的五条“禁令”,给疯狂的“奥数热”泼了一盆冷水。

  稍稍留意就会发现,这些被称为“釜底抽薪”的“禁令”,自2005年各地即陆续出台,然而,现状却是越“封杀”越火爆。

  在社会对奥数的口诛笔伐中,各地的奥数培训班依旧如“雨后春笋”。为规避禁令,很多机构打起了擦边球,变奥数为“新华数”“趣味数学”“数学思维训练班”等,奥数变得日益功利化、大众化、低龄化。

  镜头一:11月7日,星期六,距成都市教育局出台整治“奥数”成绩与“小升初”挂钩的“禁令”已近半月。记者来到当地“名师堂”“博学堂”等几家专业大型培训机构,虽然没有发现“奥数班”,但却找到了其“变身”后的数学思维竞赛班、训练班。负责招生的工作人员告诉一名“陪读”的家长:“现在政府查得严,你说要报奥数班,大家都怕。上这些训练班,也有奥数内容,授课教师就有奥数教练。”

  镜头二:同一天,位于北京海淀区学院南路的“巨人教育”培训机构,记者见到几十名家长陆续来到这里,争相为孩子参加小学六年级综合素质评估考试报名。几块展板前,醒目地标明“数学解题能力(迎春杯)”考试培训时间和收费通知。在工作人员提供给记者的宣传单上显示,08-09年迎春杯,进入复赛人数就达2651人,奥数旋风的魔力可见一斑。

  镜头三:哈尔滨市一家名为“志远教育集团师资就业培训中心”的机构,专门开辟了奥数老师培训班,其在网站上称“奥数教师培训是就业的绿色通道”。记者8日打去电话询问,对方称确有此事,培训时间为11周,培训收费为4200元。

  采访中,一些家长向记者抱怨,他们也知道孩子没多大兴趣,但手里不拿几个证,就上不了名校。这之中最硬的就是奥赛、华赛等获奖证书。  

  万人陪练――偏离轨道的“全民奥数”

  当初设立奥数培训班的意图,只是想发现极少数中学生数学人才,然而随着获奖学生纷纷被著名大学破格录取,一些重点中学也开始把奥数成绩当作入学的参考标准。

  到上世纪90年代末,随着小升初免试入学的施行,各类数学竞赛的覆盖面不断向小学教育扩展,奥数开始升温,并逐渐脱离正常的发展轨道。在一年又一年的择校大战中,奥数成为小升初进入名校的重要砝码,成为流行的课外教育,并形成了“万人陪练”的奥数风。数以万计的家长趋之若鹜地将孩子送进奥数班,多数对奥数没有兴趣的孩子陪着个别有兴趣的孩子练,“全民奥数”风生水起。

  一个心照不宣的事实是,时下与奥数相关的杯赛如华罗庚金杯赛、希望杯、迎春杯、全国小学数学奥林匹克赛等,无论举办者是谁,举办的初衷是什么,现在几乎都拥有一个共同的职能:小学生进名初中的敲门砖、高中生进名高校的“助推器”。

  那么,在部分孩子、家长、老师眼中,“全民奥数”风又给他们带来了什么呢?

  小学生――“抓狂”。在广州市协和小学上奥校的小伦,课业负担让孩子稚嫩的脸上,早早地架上了一副大厚眼镜。自从三年级上奥数班后,他几乎每天做作业至深夜11点,有时候是哭着写完的。谈起奥数题,小伦用“抓狂”两个字来形容。他做过这样一道题:一座铁路桥全长1200米,一列火车开过大桥需要75秒,火车开过路旁的电线杆只需15秒,那么火车全长是多少米?“为什么要关心开过电线杆的时间?我头都想大了。”小伦不解地说。

  家长――“憎恶”。在中直机关工作的孙先生提起奥数,脱口说出“憎恶”两字。为了给孩子一个快乐童年,夫妇俩从没让儿子参加各种与奥数相关的培训班。然而,临近“小升初”,他傻了眼:要上家附近的师范附中,必须参加学校指定培训机构的奥数班。孩子不光要被逼着学奥数,更为尴尬的是――他还要另请家教去“恶补”前三年没学的“奥数”。

  老师――“残酷”。小学生学初中教材、初中生学大学教材……广州市奥校一位李姓老师说:“从来没有哪一种小学考试像奥数这样伤孩子自尊!一些小学生数学测验平均分为90分以上,而在奥数班,只考10多分,这样大的差距,让孩子们体会是很残酷的!奥数其实只适合少数天才孩子,对大多数孩子而言是‘拔苗助长’。”

  不少专家反对僵化的奥数训练。中国教育学会会长、北京师范大学教授顾明远认为:强制不想学的孩子去学奥数,不但影响他们学习数学的兴趣,而且压制了对其他兴趣的开发。奥数几乎演变成万人陪练的项目,如果不叫停,会毁了他们。

  华裔数学家、菲尔兹奖得主丘成桐表示,学奥数的学生们习惯于解决别人出的问题,而不是自己发现的问题,他们以后不会有很强的创新能力。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0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