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数学&华容道

Mathematics & klotski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读名诗,赏美文,真享受——《唐诗鉴赏辞典》编辑手记  

2009-08-19 19:45:50|  分类: 休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转载自http://www.douban.com/subject/discussion/1359502/

      读名诗,赏美文,真享受——《唐诗鉴赏辞典》编辑手记 - 2666666 - 2666666

      二十多年的某一天,我在图书馆看到一本日文小册子,名为“鉴赏辞典”,其实只选了百来篇中国古诗,作些词句解释和分析。显然是供爱好中国诗的日本人学习用的。但它的书名对我很有启发。我想:中国古来是一个诗的国度,前人给我们留下了多少脍炙人口的诗篇,连外国人都喜爱,我们自己更应该珍惜啊!作为上海辞书出版社古典文学编辑,我暗暗下决心,先从最负盛名的唐诗开始,认认真真编一部唐诗鉴赏辞典。
   原新民晚报总编束纫秋先生此时正在辞书出版社主持工作,因晚报停刊,赵超构(林放)先生也在这里任副社长。他们二位都赞同我的设想,认为这个选题好。为试探学术界反应,我去北京走访林庚、周汝昌、吴小如、陈贻等名家。此时,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刚开过不久,政治空气开始活跃。这些先生们听到我要编唐诗鉴赏辞典,都极口赞许,他们说,如何正确对待文学遗产是个问题,过去搞得太“左”了。谈起唐诗,即便杜甫的诗,也只谈思想,忌谈艺术,这是不对的,艺术是诗歌的生命。他们鼓励我,编唐诗鉴赏辞典,就要用艺术鉴赏的眼光来评判作品。他们表示,愿意亲自动手写好鉴赏文章。
   从北京回来立即开始具体策划工作。唐诗共有四五万首,选收名篇至少不下千首,加上千余篇鉴赏文字,书的规模较大,要动员许许多多人撰稿,要依靠全国古典文学界学者们共同完成。再说此书虽名为“辞典”,可不能采用一般辞典的体例,一首诗的妙处绝不是几十字,百把字的条目能解释清楚的。决定采用“一首诗一篇鉴赏文章”的基本体式。
   接下来要考虑如何组稿了。一般约稿往往是由编辑开一批题目约请某某先生撰稿。鉴于古典文学界现状,学者们的研究各有分工、各人学养、爱好也不一样,命题作文不行。为了保证鉴赏文章质量,我们采用“自报选题”的方式,写你最为欣赏的诗,写你最有体会的诗,请你尽量拿出自己的绝招来。但因为作者人数众多,对鉴赏文字的形式、写法、字数等等,必须搞一个样稿,使大家有格式可循,也可使全书有一个大体统一的体式。此时北大吴小如教授寄来了几篇赏析文,其中一篇是谈李白《早发白帝城》一诗的,写得不错。我想按我们的体例要求改一改,即可用作样稿。此诗写作背景是“李白此时因永王璘案,流放夜郎,取道四川赴贬地。行至白帝城,忽闻赦书,惊喜交加,旋即放舟东下江陵”。这段背景吴先生没有写到文章中去,只在文章后面用了一个“注”作说明。可是我们则改为在赏析文中交代,有利于分析诗情。没想到这一改吴先生并不赞用,他在一家报纸上为此事批评了我。我便主动给他写信说明原委,求得理解,以后依旧保持友谊联系。我欣赏这位师辈大学者功底深,文笔好,是我依靠的主要作者。
   常言“诗无达诂”,当一篇篇鉴赏文稿堆叠在编辑面前时,如何审核、取舍、常常是一道难题,也是关系到书稿质量最重要的一环。有一位颇有名的学者给我寄来一叠文稿,是说李商隐诗的。他说李商隐《锦瑟》诗写的是一本书,是题写自己的诗集。诗人感叹华年已逝,毕生只剩下篇什了。“庄生晓梦迷蝴蝶,望帝春心托杜鹃,”是写诗人作诗方法;托物喻事,情意隐约迷。“沧海”一联则是以珠泪、玉烟喻其文采。这位先生还来信告诉我:他的这批文稿送钱钟书先生看过,经他认可才寄给我的,稿纸上还有钱先生的铅笔字迹呢。
   当然,对这批文稿我要认真对待。于是,我去翻阅、参考前人对《锦瑟》的诠释。的确,这是李商隐最享盛名而又是最为难解的一首诗,宋元以来揣测纷纷,莫衷一是。无怪乎元好问慨叹:“望帝春心托杜鹃,佳人锦瑟怨年华。诗家总爱西昆好,独恨无人作郑笺”。(《论诗绝句》)我反复思考,认为上面这位先生的分析只是一家之言,难以令人信服。决定将上述文稿退还给他。可又从哪里物色到“作郑笺”的人呢?我将全国一流学者逐一排队选拔,终于请到了最负才名的周汝昌先生来主笔。果然,他这篇鉴赏文章写得很出色。成功了,我兴奋、快乐,读名诗,赏美文,真是精神上一种享受啊!
   对我们这部书来说,唐诗中许多重要名篇要千方百计把鉴赏文写好,其关键在于物色到理想的作者。说到底,一本书的质量就看它的作者队伍。有一位沈熙乾先生,国学根底很深,早年曾在中央大学任教。得知我正在编唐诗鉴赏辞典,找上门来,交给我一本纸质发黄的手抄本,上面密密麻麻的字,是一篇篇唐诗赏析文章,写得篇篇精彩。后来我特地到他住的一间简陋小屋去看他,他说自己最喜爱唐诗,他蹲过监狱,在狱中就从赏析唐诗自娱自乐,边赏边写,汇集成册。于是我请他为《唐诗鉴赏辞典》撰稿。可惜不久,他来信说,他已身患癌症,来日无多,表示在生命最后的日子,仍要完成我交给的任务。他赠我一首七律,写他在中药炉边写作的情景。斯人已去,至今使我难以忘怀。以上不过是朝花夕拾,随忆点滴,这其中浸淫着无数作者心血,我有幸和这些一流的专家学者笔交手谈,其为人生一大快事。
   最后还要提一提唐诗鉴赏辞典的审订者陈振鹏先生,他是上海古籍出版社编审,一位饱学之士,工作极其认真细致,是他为我把书稿的最后一道质量关,为保证此书的质量立下了大功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3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