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数学&华容道

Mathematics & klotski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看当今的中国教育,沈阳165中事件感触(转)  

2008-06-12 17:22:03|  分类: 教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最近看到一本新书,名字叫做《无约束的日本》,作者是美国人约翰R26;内森。此人1961年起即赴日本学习日语与研究日本文化,多年下来可谓是成绩斐然,现在已经是著名杂志《纽约客》的撰稿人,并且成功地将三岛由纪夫和大江健三郎的小说翻译成英文。作者为了写这本书,在2001到2002年间,先后八次到东京访问,接触了从中学教师到东京都知事等各式各样的人,可以说,此书非常有助于读者了解当代的日本。

此书的第一章,《房子里的妖怪:迷茫的日本儿童》,主要讨论的是日本的青少年问题与教育现状。之所以起了这样一个标题,是因为当今的日本青少年越来越叛逆、病态,11到15岁之间的孩子中,越来越多的人犯下了最凶残、最反常的罪行,这令大多数日本公众感到困惑,以至于每年的畅销书排行榜上都能看到诸如《我的孩子是谁?》、《房子里的妖怪》这样的书。20世纪90年代中期,日本的小学教师发现,无法控制的孩子多到了令人警觉的地步,他们在座位上坐不了十分钟,要么在教室里走来走去,要么往礼堂里跑,教师则在后面紧追不舍。他们和朋友大声讲话,或者用书包砸人,挨老师批评时,要么沉着脸不理不睬,要么发脾气破口大骂。不服管教是相互传染的:只要有两三个造反者,一个40人的班级就无法控制。

到了2001年3月,全国范围内的“课堂瘫痪”调查由隶属于文部省的全国教育研究所进行,调查内容为课堂上“因为孩子们无视教师指令、进行自由活动,而使集体教育和教学过程在连续一段时间内无法进行”,抽样调查的校长和教师中有33%的人承认他们亲身经历过这种情况。那么造成“课堂瘫痪”的原因是什么呢?文部省官员认为,能力不足的教师的增多是引发“课堂崩溃”的一个重要因素,教师欠缺的技能包括与学生的交流能力,以及有效实施师生互动的课堂教学的能力等等。为解决这个问题,日本文部省启动了一个旨在对教师进行能力评估的人事管理系统。随着能力评估工作的展开,越来越多的教师被发现缺乏所需的技能。在2002学年,19名教师因能力不达标而受斥责,其中3名分别来自神奈川、京都和德岛的教师被辞退,1名被降级,其余15名被停职。与此同时,有56名教师要求辞职,49名担任管理职务的教师,包括1名校长要求降级为普通教师。

但是,这一切都只不过是源于教师能力不足那么简单吗?约翰R26;内森显然不是这样认为的,在他看来,文部省不成功的教育改革才是“课堂瘫痪”的罪魁祸首。日本传统教育的特点是强调死记硬背,高分是学生成功的唯一标准,课堂就像是残酷竞争的竞技场。但是,1990年,日本经济崩溃后,未来变得渺茫起来,就业市场严重萎缩,学生丧失了在竞争的压力中求胜的动力,伴随着日益增多的落榜学生自杀事件,批评者开始指责日本的教育体系。于是,文部省采取了改革措施,改革的目标是创建美国式的学校,把学生的个性放到最重要的位置,改革的重点是,学生自主。

约翰R26;内森说:毫无疑问,最近(指2002年)的改革是不平衡的,虽然模仿的是美国体制,但实际上和美国体制大不相同。在美国,遇到问题学生的时候,儿童研究小组和学校心理学家可以帮助教师。而在日本,课堂管理的任务则完全落在教师的肩上,而且很多教师不愿意承认课堂中的现实,因为他们认为这是个人的失败并为此感到羞愧。在美国,暂时停学是合法的选择;而在日本,暂时停学和开除学籍在任何情况下都是不允许的。在加利福尼亚,如果学生一学年中有三次无故逃学,地区检察官就会发来信件,整个过程包括五个步骤,这是其中的第一步,其他的步骤还包括同学校辅导员和逃学督察员的强制性会谈,最后的步骤是9天之后学生家长必须出庭。日本没有这样的制度,如果某个孩子已经辍学,老师会试着到家里和孩子及其父母会谈,但他们的家访往往收效甚微。

看过这本书之后,我相当震惊,因为书中提到的“课堂瘫痪”的现象同样也发生在中国。现在有越来越多的教师反映,“学生不好管”,“说不得、碰不得”。课堂秩序非常混乱,上课前往往要花上很长时间维持纪律,才能断断续续的进行授课。很多学生完全无视教师的存在,任何说服教育都没有作用。同时,教师以往的权威形象也不复存在,强调师生平等的结果是,学生享有的权利实际上远远超过了教师。

日本教师向约翰R26;内森说道:“我们面临着身体上遭受攻击的危险”;“在美国,如果学生捣乱,老师可以把他们赶出教室。如果我们这样做,管理部门就会给我们带来大麻烦。不许学生呆在课堂,性质上等同于体罚、殴打学生。现在,这样做可是违法的!”;“根据现行政策,老师和学生是平等的。如果一个孩子问,‘为什么我必须听你的?'我们回答。‘因为我是老师、是大人,你是学生、是孩子。'他们就会批评我们使用不恰当的语言。这一点他们每年要教育我们两次。”令人惊奇的是,日本教师说的话,正是很多中国教师想说而说不出来,或者说出来也没有人去认真听的话。

在我看来,我国近年来在中小学实施的教育改革,同样也带来了类似日本的“课堂瘫痪”的现象,其根本原因就在于我们同样也在盲目地学习美国的教育制度。我们只学到了强调学生个性的理念,却没有同时学到约束学生的一套行之有效的制度。通过上文,我们可以看到,在美国,有很多机构帮助教师处理问题学生,而在中国和日本,问题学生则完全推给教师,责任完全由任课教师来负;美国的学生逃课,司法部门会积极介入,而在中日,则完全依靠教师的劝说来敦促学生重返课堂。都说教育是一项系统工程,为什么这项庞大的工程,全靠教师来完成?

本人曾在一所初中担任过六年政治教师的职务,在此期间,我看到过形形色色难以处理的问题学生。有一个男生,具有明显的易性癖倾向,留长发,扎耳眼,涂指甲,借女生的裤子穿,和女生一起跳绳,尖着嗓音说话。上课时,总是旁若无人的大声唱歌。这个孩子的父母已经离婚,他的母亲对他不闻不问,他的姥姥又无力管教。这样一个性心理变态的学生,岂是只学习过学习心理学的教师能处理得了的?为什么没有青少年心理机构来协助教师的工作?另一个男生,则非常的暴力,用打火机将钢板尺烤热后,烫其他同学的脸;撕女生的头发;把小个子的学生按到垃圾桶里;强行索要他人的财物,甚至发展到了抢劫的地步。但是,按照现行规定,学校却不能开除这名学生或勒令其暂时停学。尤其令人不解的是,这样的学生在社会上实施了抢劫,被公共安全专家机关抓捕后,学校还得央求派出所将其释放,并且不要留下任何记录。因为,一旦学校有了记录在案的犯罪学生,这一年的全部工作,就等于白做,上级机关的任何评优、奖励都会落空。这是对学生的保护,还是纵容?

我们常说,中国的事情,要参照中国特殊的国情来办。但是,目前教育改革的理念完全有悖于我国的国情。不管承认与否,我们的民族心理较上个世纪比,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我们开始处处仿效美国的社会和文化,北京除了脏乱一点,就是一个美国城市的翻版;我们的电影竭力讨好西方;孩子们都去吃肯德基、麦当劳;美国有脱口秀,我们有“实话实说”;美国有NBA,我们有CBA;从“超女”到“粉红女郎”,电视节目全在模仿美国。但是,中国归根到底是一个儒家文化的社会,这种文化强调的是长幼尊卑,等级秩序,“一日为师,终身为父”的观念根深蒂固,所谓“天地君亲师”,师长天然地具有权威。所以,即使没有任何法律来强调教师的地位,学生也会约定俗成地听从教师的指令。可是,当这种世俗的关系,被新的教育理念下,歪曲了的“禁止变相体罚学生”的规定,和过分强调师生平等的政令破坏后,教师对学生就完全束手无策了。教师以往的权威形象已经彻底被破坏,当受到批评时,学生的普遍反映是,"我凭什么听你的";而新的协助教师的任何制度又全然缺失。因此,教师的地位变得极其尴尬。发生在日本的“课堂瘫痪”也是同样的原因。

加利福尼亚大学圣芭芭拉分校教育学院的教授迈克尔R26;弗隆说:“在这儿,没有人会说老师和孩子应该享受平等的权利。要使课堂教学行之有效,就必须有一定的目的、组织和可以实施的规则。要达到这种环境,大人们就必须有权利和权威。”而在中日两国,教师的权威已经完全被教育管理部门所剥夺。一位名叫河上亮一的日本教师说:“作为初中教师,凭借多年的经验,我们心里知道:完全迎合学生的个性,怎么做都行,是非常危险的。”但是,两国的教育专家与行政官员在改革时,却完全依靠与凭借自己对美国教育方式的想象,罔顾广大一线教师,同时也是教改执行者的,多年来宝贵的实践经验,不尊重历史事实与文化传统,草率行事,对教师的工作造成了极大的压力与阻碍。

越来越多的课堂处于瘫痪的状态;越来越多的孩子失去了有效合理的约束;教师的心理也早就处于崩溃的边缘。现在,我们究竟应该何去何从?所有的教师和家长都知道,高考制度不改革,任何教育改革都是空话,可是在目前,围绕着高考经济,已经产生了巨大的既得利益群体,高考制度最少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很难有大的改动。应该承认,新课改强调学生的个性,有其合理的一面,的确有利于培养学生敢想敢做的创造性,过于拘禁、服从的孩子,恐怕很难提出自己独到的见解与想法。走回头路是不现实的,因此,当务之急就是尽快建立起一套类似美国的完善的制度,包括社会机构对教师工作的辅助;司法机构对辍学学生的监控;教育管理部门对学校工作评价方式的改进,等等。在这件事上,应该做到“全盘西化”,既然决定了向人家学习,就要全面学习,只学到了“船坚炮利”,是于事无补的。

这是一个充满了困惑、疑虑与不安的时代,没有人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做。我只能希望,我们的教育能够在步履维艰的长久探索后,终究会找到一条适合自己发展的道路,既充分发展与保护学生的个性,又避免中国式"课堂瘫痪"的愈演愈烈。教师与学生在人格上,在法律权利上,在心理上都理应是完全平等的,但是在课堂上,学生必须遵守一定的规则,教师必须拥有权利与权威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6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